新女婿和丈母娘打架(夫妻打架,丈母娘打女婿)

日期: 浏览:

小说:结婚第一天,丈母娘把女婿打了,女婿站着不敢动

张母被郭叶宁一声“爸、妈”喊得差点脑梗发作,她第一反应是自己听错了,扭头看向旁边的张父,刚好张父也正扭过头来看着她,估摸着也是以为自己听错了。

张母看着丈夫一脸茫然的表情,更是气上加气,转脸冲着郭叶宁就吼开了:

“闭嘴!瞎叫什么呢?谁允许你这么叫了?有没有规矩?”

吼完了还是气得不行,又冲着张安妮吼道:“把手松开!不拉着手站不稳啊?”

张安妮家是典型的慈父严母,她在父亲面前一向无法无天,对凡事严厉的母亲一直都有点怕,只要母亲发火,她马上就会从蛮横的娇娇女变成温顺的小绵羊。

张母一嗓子就把张安妮吼回原形,她噌地把手从郭叶宁手里抽出来。做出一副可怜样儿,低下头看着脚尖。

张父一看宝贝女儿被吓得连头都不敢抬,顿时心疼的不行,想要护着女儿说几句,但摄于老婆怒气腾腾的威压,眨巴眨巴眼睛,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妈,啊不,阿姨,您别生气,您坐下听我慢慢解释。”郭叶宁脸上堆着笑,哈着腰,陪着小心说道。

“少废话,站着说,说完赶紧回你家去。”

“是这样的,您和叔叔都知道,我跟安妮已经好了四、五年,我特别特别爱安妮,安妮也喜欢我。我们俩吧,真的是一天都分不开,真的,我有啥好东西全都给安妮,恨不得把星星月亮全都摘下来给她。我知道您和叔叔对我不是很满意,但我一直都在努力,大学毕业了都天天学习,一天都没放松过对自己的要求,我就想着,我一定要努力再努力,让安妮过上最好的生活,让她天天都开开心心的……”

“哪儿那么多废话,拣要紧的说。”张母听着郭叶宁絮絮叨叨,更不耐烦了。

“是是,阿姨,所以我就想啊,我毕业都两年了,虽然我很努力,但是一直没有什么好机遇,我不甘心啊,没有个像样的事业,怎么能让安妮过上好日子呢?我不能光拿嘴说,我得拿出实际行动,我得干一番事业啊,您说是不是,阿姨?”

张母一向看重事业,听郭叶宁这么头头是道地一说,不由得点点头:“好男儿是该干一番事业。”

“我现在有个特别好的机会,我姑姑在日本开的贸易公司这两年发展的不错,她希望我去她公司工作,我的专业就是市场营销,去了刚好专业也对口。她是我亲姑姑,肯定会多多培养我,我在那儿工作两年的收获应该比在国内工作十年的收获都大。”

“好事情,你赶紧去吧。”张母巴不得郭叶宁离自己女儿远远的,这下都要去国外了,对她来说,真的是件好事情。

张父在一旁附和着点点头。

“是啊,我和安妮都觉得这是个好事情,但是我俩实在舍不得分开,思前想后,我俩昨天就把结婚证领了……”

“你再说一遍,你俩昨天干啥了?”郭叶宁兀自说着,被张母急吼吼地打断了。

“我俩昨天把结婚证领了……”

“啪”的一声,张母手中的芹菜狠狠地甩在了郭叶宁的脑袋上。

郭叶宁被张母的一把粗杆芹菜打得眼冒金星,晕头转向。他大气都不敢出,忍着头晕,老老实实地站在原地,等着继续挨打。

张安妮只见过母亲发火,从来没见过母亲动手,本来心里就怕,这一打,再也撑不住了,又放声哭了起来。

张父一听“把结婚证领了”这几个字,感觉血压直往上冒,心跳也明显加快,本来想抄个顺手的家伙,也上去打郭叶宁几下出口气,但是女儿的哭声就像根针,把他憋起的一肚子气瞬间给放了。

张父拉着气得直哆嗦的张母的胳膊:“冷静,琴琴,冷静一下,动手解决不了问题,这么大的事情,咱们坐下慢慢说,把情况了解清楚好不好。”

他从张母手中把芹菜拿了过来,扶着她在沙发上坐下,对张安妮说:“妮妮,给你妈把茶杯端过来。小郭,你先坐下。”

“不许坐,站着!”张母又吼道。

郭叶宁站着,半步都不敢挪动,眼角瞅着张母的脸色,拿不准主意是不是该继续说话,想了想,开口说话可能会把张母惹得更生气,索性闭上嘴巴,看张母接下来怎么说。

张安妮端了杯热茶,硬着头皮端到母亲面前,母亲连眼皮都没抬。

她等了等,看母亲没有要接过去的意思,只能轻轻放在茶几上,溜到父亲身边坐下。

无论郭叶宁如何迂回着解释,他刚刚宣布领证的消息,对于张安妮家来说,无异于是在一个小湖泊里掀起了滔天骇浪。

张安妮就像是张父张母精心侍弄了半辈子的一盆花,正在娇艳欲放的时候,突然被个不起眼的小子,一声招呼都没打,悄无声息地连花盆一起端走了。

如果说张母此刻是气的发抖,张父则是又气又伤心,他之所以忍着没让情绪爆发,一方面是怕火上浇油,把老婆气出个好歹,另一方面他知道女儿真心喜欢郭叶宁,不忍伤了女儿的心。

终于,张父开口打破了僵局:

“小郭,你先回家,这几天你和妮妮不要见面,我们要开个家庭会议讨论一下这件事情。至于以后怎么办,你等通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