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岁未婚单身女(40岁柳岩单身未婚)

日期: 浏览:

9月17日下午2点,备受关注的“国内首例单身女性冻卵案”在北京朝阳区人民法院一审第二次开庭审理。庭审历经2个多小时,未当庭宣判。

单身女性徐枣枣此前以侵害人格权生育权为由,将拒绝为她提供冻卵服务的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告上法庭。本案曾于2019年12月23日首次开庭,引发社会强烈讨论。

在2020年两会期间,关于单身女性冻卵的权是否开放,也曾是高度关注的话题。当时,全国人大代表、山东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生殖医学科主任医师孙伟曾提出“禁止单身女性冻卵”,但政协委员彭静则提议赋予单身女性实施辅助生育技术权利。

相关报道:

国内首例单身女性冻卵案明日将二次开庭 对话当事人

全国首例“单身女性冻卵案”今日二次开庭 专家:大龄女性卵子解冻后未必都能存活

↑2019年,徐枣枣接受媒体采访。

孙伟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她认为冻卵会加速女性衰老,且存在技术风险,“大龄女性的卵子存活率很低。”她同时认为,如果开放单身女性冻卵,可能造成代孕等涉及伦理争议的现象。

2020年7月23日,国家卫生健康委曾就此做出答复称,禁止单身女性冻卵。在此答复公布后,北京大学伦理与法律学系副主任刘瑞爽曾在公开发言中表示,根据《妇女权益保障法》第51条“妇女有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生育子女的权利,也有不生育的自由”的规定,看出我国法律规定的生育权有两方面内容,一是生育自由,可生育,可以不生育;另外一个是生殖的健康。

“从这两方面讲,我没结婚、没有意中人,不论我是什么样的婚姻观,趁着我现在有这个能力,想要保障我生殖的自由。生殖自由的实现需要以生命健康为基础,所以冻卵是有法律根据的。”刘瑞爽称。

“反对派”:

反对的初衷是考虑最佳生育年龄

全国人大代表、山东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生殖医学科主任医师孙伟告诉红星新闻,提出上述建议的初衷,是从女性生理角度出发,以最佳生育年龄为考量

“女性的最佳生育年龄为25岁以内,28岁以上生育力开始逐年下降。”孙伟表示,当下不少年轻女性常年节食减肥,不吃主食等习惯,导致“有的患者28岁,卵巢就像40多岁的。”

其次,孙伟认为,冻卵会加速女性衰老,“取卵本身对卵巢就有损伤。取十次、二十次,卵巢就衰竭了。女性一个月只排一个卵,冷冻20个卵子,等于两年的青春期没有了。”

全国首例“单身女性冻卵案”今日二次开庭 专家:大龄女性卵子解冻后未必都能存活

↑资料图。荷兰阿姆斯特丹,技术人员打开装着女性冷冻卵子的容器。图据视觉中国

孙伟还表示,冻卵技术存在风险,“大龄女性的卵子存活率很低。解冻后,卵子未必都能存活。有的虽然活着,但发育潜能不行。”结合自己的实际工作经历,孙伟告诉红星新闻,她遇到过不少“反水丁克”家庭,“丁克到40多岁要孩子了,来找我就诊的非常多。”

此外,孙伟认为如果允许单身女性冻卵,有可能造成代孕等涉及伦理争议的现象

据孙伟介绍,两类人群可以进行冻卵:一类为癌症患者,另一类为遭遇突发状况的夫妇,为了做试管婴儿而冻卵。

对于前者,孙伟指出,为了保存其生育能力,可以申请冻卵。伦理委员会批准后,可以将卵巢组织或卵子冷冻,病好了再移植回去;对于后者,她举例说,比如丈夫出车祸有生命危险,可将妻子的卵子冻起来,等其丈夫恢复健康,再做胚胎。冻卵前要签知情同意书,并提供结婚证和身份证。

“少一张证都不给做,还要确认他们的真实身份。我们做试管婴儿辅助生殖技术的对象,必须是婚姻内的夫妇,没有婚姻是不可以的。”孙伟说。

“支持派”:

冻卵是对身体权等人格权的行使

2020年7月23日,国家卫生健康委曾就“赋予单身女性实施辅助生育技术权利”的提案答复称,综合考虑医学、法律、伦理和社会等诸多方面因素,原卫生部颁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明确规定:禁止给单身妇女实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

全国首例“单身女性冻卵案”今日二次开庭 专家:大龄女性卵子解冻后未必都能存活

↑国家卫健委相关答复

在这份答复当中,国家卫健委主要从法律法规制度、生育权利保障适用范围、辅助生殖技术保障以及单身女性生育权配套政策措施等方面进行了全面的解答和分析。

在此答复公布后,北京大学伦理与法律学系副主任、中国妇幼保健协会辅助生殖技术监测与评估专委会常委刘瑞爽曾在公开发言中表示,“既然说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意味着公民并没有被禁止非婚生子。所以单身女子也好,有结婚证的女子也好,在结婚和生育方面权利是一样的。”

刘瑞爽认为,“冻卵”是对身体权等人格权的行使,“冻卵至少主要涉及两方面的权利,即生育权和身体权。单身女子冻卵本质上是对生育权的保护,是符合现行法律规定的。

此外,在技术和伦理层面,刘瑞爽在公开发言中对于卫健委相关答复也有不同的理解。

针对卫健委在答复中提出“应用卵子冷冻技术存在健康隐患”“女性卵子冷冻技术是有创性操作,技术实施难度大于冻精”,刘瑞爽认为,冻卵难度大于冻精,并不能成为这项手术不开展的理由。

他结合自己的从医背景谈到,“医学干预措施均存在‘隐患’,即医疗风险。但不可能因为医疗风险这一唯一因素而‘因噎废食’。”

针对卫健委在答复中提及的“严防商业化和维护社会公益是辅助生殖技术实施需要严格遵循的伦理原则”,刘瑞爽则认为,在开展冻卵技术前,对患者进行充分告知,由专业人员按照法律的规定,把冻卵的方案、风险、获益、花费等等符合理性人标准信息充分告知,就不会产生误导。

“相反,简单地一刀切禁止,会将部分人类辅助生殖技术逼入地下。那是赤裸裸的金钱关系,而且保障不了各方的权益。”刘瑞爽说。

红星新闻记者 彭莉 沈杏怡

编辑 张寻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全国首例“单身女性冻卵案”今日二次开庭 专家:大龄女性卵子解冻后未必都能存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