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对长津湖战役(朝鲜长津湖战役地图)

日期: 浏览:
血战长津湖,冰天雪地里的殊死博杀,朝鲜战争拐点之战,因过于惨烈而少被忆起

1950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秘密跨过鸭绿江,入朝参战

长津湖之战是抗美援朝战争中,极为重要的一场战役,是中美双方王牌部队改变历史进程的一场对决。

70余年前,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九兵团官兵身着单薄棉衣,在长津湖接近零下40摄氏度的严寒中对阵美国精锐部队第十军,与美国王牌师——陆战一师展开了一场长达28天的大战。战役的残酷程度超出了所有参战人员的想象,武器和战术的较量最终演变成双方意志力的殊死较量。这场战争,也成为中美两国军人永远无法忘怀的惨烈记忆,成为战争史上引起许多唏嘘感叹的经典战例。长津湖之战,也创造了我军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全歼美军一个整团(“北极熊团”)的纪录,同时迫使美军王牌部队经历了有史以来“路程最长的退却”。

血战长津湖,冰天雪地里的殊死博杀,朝鲜战争拐点之战,因过于惨烈而少被忆起

《血战长津湖》

何楚舞 凤鸣 陆宏宇著

现代出版社出版

中美军人为何都不愿回忆长津湖之战?

这一场血战过于残酷,堪称人类历史上极残酷的会战之一:志愿军战斗伤亡14000多人,冻伤减员近30000人,冻伤减员达兵团总数的32%,严重冻伤达到22%;美军伤亡7000多人,其中阵亡及失踪2500 多人,冻伤减员为7300人。

美军陆战一师作战处长鲍泽上校有一段回忆录说:“我相信,长津湖的冰天雪地和中国军队不顾伤亡的狠命攻击是每一名陆战队员心中永远挥之不去的噩梦。”

在长津湖恶劣的气候条件下作战,无论志愿军第九兵团还是美陆战一师,都付出了极大的代价,这两支劲旅的遭遇也充分展示了两军士兵的荣誉感和意志力。志愿军为什么在自身后勤的匮乏、通信的不畅、攻坚火力不足的情况下能够与世界上精锐的部队对抗?如果说双方在作战能力上有什么差别的话,其实只有两个很抽象的名词,那就是坚韧意志和牺牲精神。

血战长津湖,冰天雪地里的殊死博杀,朝鲜战争拐点之战,因过于惨烈而少被忆起

血战长津湖,“冰雕连”在零下40度雪地里坚守阵地

《血战长津湖》记载了这样一件史实。陆战第一师的士兵摸到山头上之后,他们看到:在水门桥附近的高地上,志愿军一个连的官兵呈战斗队形散开,卧倒在雪地里,人人都是手执武器的姿态注视着前方,没有一个人向后,全部冻死在山上。

这个一百多人的连队,幸存者仅仅是一个掉队的战士和传达命令的通讯员。纵观世界战史,也只有中国,只有中国的军人才有这样的战斗精神。

多年之后,长津湖之战的参与者回忆那些冻死的战友说:“战士瞪得眼睛很大,脸上都是冰,冰化以后面容很安详。这种场面确实我从来没见过,没见过一次冻死这么多人。”

血战长津湖,冰天雪地里的殊死博杀,朝鲜战争拐点之战,因过于惨烈而少被忆起

严寒中坚守阵地志愿军战士

长津湖之战对于中国而言,意味着什么?

长津湖之战,扭转了朝鲜战局,让西方世界感到震惊:新中国成立才一年,中国的军队竟能主动迎战,杀出国门,将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杀退到三八线以南!

美国人说:“美国人大概从未受到过如此严重的创伤和挫折!”麦克阿瑟沉痛地发现自己的中国知识旦夕间全部过时了,“必须从这样一个观点来看待这个问题,在完全新的情况下,和一个具有强大军事力量的、完全新的强国进行一次完全新的战争”!

整个苏联社会都对中国军队能用那么简陋原始的武器打败“联合国军”感到钦佩。此战打出了中国人的精气神,让新中国成为一个谁都无法忽视的存在。

亲历者实录,记载了丰富的战斗现场细节

《血战长津湖》从抗美援朝战争源起讲到长津湖之战,既有宏大叙事,又有微观解读,还原真实的战争、政治与人性。

作者团队历时两年多,走访居住全国各地的28名志愿军老兵,也采访当年参战的各级指挥机关和军事科学的研究者。他们多数是参加长津湖之战的志愿军第九兵团第二十、二十六、二十七军的当事人,既有战斗英雄、火线指挥员,也有参与战略决策的高级指挥员、参谋。他们是仅存的历史见证者,讲述了丰富的战场细节。

《血战长津湖》最后讲道:1952年9月,第九兵团从朝鲜回国,车行鸭绿江边,司令员宋时轮要司机停车,下车后向长津湖方向默立良久,然后脱帽弯腰,深深鞠躬。当他抬起头来时,警卫员发现,这位将军泪流满面,不能自持。这一颇具悲情色彩的场景无疑是对这场战役惨烈程度的最好注解。

让我们记住这些英勇无畏的将士,记住长津湖,记住不该忘却的历史!